爱笑三毛猫

看到喜欢的业渚文就会转载哒。如果不希望被转载,说一声我会删掉哒quq

【业渚】男色误人不是你弯的借口

一业春风渚花开:

赤羽业表示就是,张嘴吃糖。



小时候的赤羽业那叫一个皮,属于那种皮一下很开心所以决定多皮几下让自己更加开心的类型。



整天带着街坊邻里家的小孩到处疯,才小学就敢跟比自己高了不止一个头的初中生叫板,在小区里是小霸王进了小学还是。说好听点这叫罪断小学第一扛把子,说不好听点就是个别人家里搞事熊孩子。



赤羽业一不父母双亡二不孤独缺爱,干这些事情纯粹出于个人喜好,明着说就是皮痒,而且是那种打几顿都治不好指不定还越来越痒的皮痒。



长期下去他父母也拿他没办法了,他爱怎么浪怎么...

【業渚】普通的日子.01

竺蓁:

『業很喜歡待在家裡休息呢。』


『會嘛?這很普通吧,一般人都會喜歡在家裡無所事事的休息。』


『可是,感覺業一臉很幸福的樣子。』


『為什麼不幸福?因為這是我的家啊。」


久久,他才從他的臉上看見一抹似乎很羨慕的神情。



*



掃地機器人在地板運作的聲響令赤羽業從夢裡轉醒。


「業,你醒啦。」


不知何時進來家裡的渚坐在床舖旁,凝望他的眼神是那樣溫柔。


當然,由於對方是渚,是從中學認識至今的重要友人,赤羽業自然不去思考一些至關重要的細節,比如,為什麼渚會有自家備鑰——而...

【业渚】我看你怕不是对我有意思

一业春风渚花开:

赤羽业表示就是这样,张嘴吃糖。



赤羽业看着新收到的聊天信息陷入沉思。



几分钟前他刚刚通过了潮田渚的好友申请,就在他上个厕所回来的这段时间,潮田渚给他发了条消息。



“业君,其实我是一个gay。”



说赤羽业内心毫无波动肯定是假的,他心里早已波澜万丈但还是故作冷静地回了句:



“我猜也是。”



会这么回复是因为,赤羽业其实老早就在心里头猜潮田渚是不是对他有意思了。



潮田渚这位小年轻平常看着根...

【业渚】报告我怀疑我教官和隔壁的搞上了

一业春风渚花开:

赤羽业表示就你话多,张嘴吃糖。



这几天K大的论坛内炸得非同凡响。



上次能有这种待遇的还是六年前赤羽业入伍的事情。



赤羽业是名副其实的K大镇校男神。尽管只是名新生,但人帅腿长音苏会撩,都是他的自带属性。而且还能学会打,运动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属于就算你现在不服也迟早会服的男神类型。



自从赤羽业入学后,K大街头巷尾莫名流行起了一句话:



“K大有除了赤羽业以外的男神?醒醒,不存在的。”



然而在不少男男女女还沉浸于“我男神就...

【业渚】总监你们俩搞基吗

一业春风渚花开:

赤羽业表示你猜,张嘴吃糖。



看到赤羽业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在项目资料上敲敲点点,再看到潮田渚眉头微皱,一副思考人生的模样,在座的宣传小组全员心底不约而同地有了种预感。



即将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预感。



明明半年前他们组内氛围还是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每天上班还能看到潮田渚总监天使一般的微笑,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然而自从新创意总监赤羽业空降他们组后,组内画风变得那叫一个快,快得像龙卷风过境,猝不及防地天堂秒变地狱。



要说赤羽业这人吧,人帅身高腿又...

【业渚】烟火

一业春风渚花开:

和大宝贝 @无铭 的拯救接力,乱写的战争pa。


BGM:last ride of the day - Nightwish



    烟火



    “杉野,你见过烟火吗?”


    小心擦拭瞄准镜的潮田渚突然问了一句。


    坐在他对面的杉野友人停下往弹链里装子弹的动作,抬起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暗杀教室应援文+拉票

人心难渡:

杀老师和渚已经在并肩作战了,不过看见枫落败是真的可惜。(接下来一篇文,献给杀老师和小渚,力保他们一起晋级!)


“渚同学”


被叫到名字的蓝发青年眸子中沉了沉,拢紧了怀中那本点名册。他缓慢而迟疑的转头。看见了他期待已久的景象。


   黄色的章鱼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没有发出那种黏糊糊的声音,但依旧戴着那有着月亮标志的领带和脸上像简笔画般的表情。


  杀老师举起一只触手,那是他要开口的前兆。可青年这次抢先了一步
  “本来,就是靠着业君和大家的努力才将我拼命推到了这,我觉得,自己已经举步维艰了。...

【业渚】你这样是不可能追到男孩子的

一业春风渚花开:

一个段子,张嘴吃糖。



赤羽业上课在课本上涂鸦被发现了。



这件事情可以说是五分的不幸运加五分的不凑巧,成了十分的尴尬。



按常理来说,课本掉到地上被人帮忙捡起来应该是喜闻乐见的事情。



然而如果课本换成摊开在涂鸦页掉下去的课本,捡课本的人又是负责教这门课的任课老师的话,就会变成像赤羽业面前的这样。



空气突然安静,场面尴尬度差点控制不住。



任课老师潮田渚看着赤羽业的那几个涂鸦,眉头微皱。赤羽业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盯着潮...

【业渚】我觉得男神他这样秀恩爱有失公正

一业春风渚花开:

赤羽业表示他觉得可以,张嘴吃糖。



赤羽业看着面前地选手,眉头微皱,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要离场,并不打算为他亮灯。



周围其他三个评审都急了。急得都不关注选手的表演,侧着脸看着赤羽业。有个甚至冲赤羽业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亮个灯。



制作组也急啊。



他们的节目是直播选出有潜质的演员的造星节目,第一季俊男靓女频出,收视率相当不错。



正好上一季一位评审由于档期问题没法参加第二季,他们就冲着赤羽业蝉联了两届影帝的噱头去邀请赤羽业参加现场直播。也没想他们这...

【业渚】没点骚操作都不敢出来追人

一业春风渚花开:

一个段子,张嘴吃糖。



乡村爱情故事警告!



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看完禁止打熊!



爱护动物人人有责!



赤羽业拉起潮田渚的一只手,神情凝重。



只在之前他摔到田里时见过赤羽业露出这么严肃表情的潮田渚,吓得双马尾都学会了抖动技能。



“业君?”



潮田渚有点方。毕竟全村都知道,有个叫赤羽业的小学生终生绑定骚操作标签。正所谓无骚操不赤羽。



他...

© 爱笑三毛猫 | Powered by LOFTER